雨伞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雨伞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世界首例坑面女丑变美演绎人间大爱的传递

发布时间:2021-01-05 11:55:06 阅读: 来源:雨伞厂家

世界首例“坑面女”丑变美 演绎人间大爱的传递

2011年11月,重获美丽的王娜因感恩而喜获良缘。新郎是养父母王友仁(前右)李景云(前左)夫妇的长子、同样抚养过她的大哥王军(后右)。曾被过继他人的二哥王彬(后左)也专程从广东赶回参加婚礼。

2010年5月17日上午9时40分,随着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院长赵铱民为王娜戴上洁白的假牙,世界首例“坑面女”患者王娜的面部修复手术宣告成功。

“快拿镜子来,让我照照镜子!”王娜急切地喊出了她手术成功后的第一句话。

看着镜子里自己新生的面孔,王娜的热泪喷涌而出。在场的医护人员也都激动落泪。

22年,这是王娜来到人世上第一次照镜子,也是她第一次绽放出最为开心的笑脸。

从一个人见人怕、人见人躲、自己也不敢见人的世界首例“坑面女”患者,到一个具有漂亮容颜的青春少女,这一步的跨越,王娜整整走了22年。

而在这22年的背后,深藏着一段鲜为人知、感人肺腑的传奇故事:一个身患残疾的弃儿,一对深具爱心的夫妇,一支医术精湛的团队,一种人间大爱的传递,这一切,都紧紧围绕着一个主题,那就是:生命因道德而美丽绽放,感恩让社会涌现美好。

残疾的弃婴

1988年7月24日晚,夜色沉沉,夏风习习。

合阳县马家庄办事处金萦村三组的农民王友仁刚刚脱了衣服准备入睡,忽然听到自家门外有动静。

“会不会是有人要偷牛?我出去看看。”王友仁不放心,边对妻子说边披衣出门。

大门外没有人,可是在门外的柴垛里,他看见有一团黑疙瘩,一动不动。王友仁走过去,蹲下来用手一摸,原来是个小被褥。打开一看,“啊!里面竟然躺着一个婴儿。”

王友仁赶紧把孩子抱回家,小心地递给妻子李景云看。在包裹孩子的襁褓里,他们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孩子的生日:“1988年7月23日”。

“当时我们有俩儿子,没有女儿。一看捡回来个女儿,全家格外高兴。”今年61岁的李景云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但他们全家的高兴没持续多久,就发现孩子有问题。灯下,孩子的上嘴唇处是个窝,给孩子喂奶喂不进去,孩子不会吸吮奶嘴。

夫妇俩一个抱着孩子,一个用手轻轻地掰开孩子的小嘴,察看后他们倒吸了一口气,心彻底凉了:孩子没有上牙床,没有上嘴唇。

“这又是一个残疾孩子!”夫妇俩犯难了。

自家生育的俩儿子,大儿子是个聋哑人,叫王军,12岁;二儿子王彬10岁,是家里唯一的希望。夫妇俩本来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日子已经过得十分艰难。

“把孩子再放回去吧,肯定是死路一条。连她亲生父母都嫌弃她是残疾,不愿意养她,还有谁能养她?能遇到咱家,不管丑俊,总是一条人命,再见死不救,这一辈子都很难安心!”今年67岁的王友仁和李景云一直没有忘记当年拯救弃婴的矛盾和纠结。

一夜未睡,两口子商量了一宿,最后决定收养这个孩子。

听说王友仁夫妇收养了一个女孩,村里人都来看。大家一看,都被这个小孩的丑样子吓坏了,吓跑了。很多人劝王友仁夫妇:“把她扔了算了,你看她那丑样子,你要养也养个健康的、好看一点的。”

“虽然长得很丑,还是个残疾,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人呀!我们咋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抛弃被饿死。我们就是吃糠咽菜、就是讨饭也要把这孩子养大。”村人的反对更加坚定了王友仁夫妇的善心,也更加坚定了他们收养孩子的决心。

“为了养活王娜,家里借钱买了一只奶羊。后来王娜再大一点,能吃饭的时候,每天三顿饭都是我先嚼碎馍和饭,再一口一口地用勺子喂给她。我忙的时候他爸和两个哥哥也帮忙。”20多年如一日的“特殊喂养”,母亲李景云对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只是觉得孩子可怜:“王娜恓惶,这些年没少受罪。每次吃饭,总是吃得满脸都是饭,吃完饭的第一件事就是洗脸。”

随着王娜的成长,让李景云夫妇没有料到的困难接踵而至。

2010年5月17日,四医大口腔医院院长赵铱民为王娜装上义齿。

艰难的抉择

家境本就很贫困,又凭空多出一张嘴来,而且还是一个残疾的孩子,常常要看病吃药,王家的日子过得更加艰难,经常吃了上顿找下顿。

“当时,我们要养三个娃实在是太吃力了,根本养不起。”李景云说。

考虑到王友仁的三弟王友功一直没有结婚,为了延续香火,有人就劝王友仁和李景云夫妇,过继一个孩子给三弟王友功。这样,从长远来看,既解决了王友功的养老问题,又解决了养育王娜造成的经济困难。

可是,三个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把哪一个孩子过继给三弟呢?

王友仁和李景云发愁了。“按理来说,王娜本来就是收养的,应该把王娜给人,可是王娜严重残疾,将来想招个上门女婿都很难,三弟老了还是没人照顾。把老大王军过继给三弟吧,王军也是聋哑人,将来很难找到媳妇,也帮不上多大的忙。思前想后,只有把唯一健康的老二王彬过继了。”

想到这里,王友仁夫妇心如刀绞。王彬是他们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唯一支撑门户的希望,也是他们对于未来唯一的憧憬。把王彬过继给人,意味着老两口未来所有的美好希望都变成了幻想。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守护着王军和王娜这两个残疾的孩子,直到有一天,自己再也干不动的时候撒手……

这是一个极其艰难的抉择。对王友仁夫妇来说,为了渡过目前的难关,给自己的三个孩子以及三弟王友功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他们别无选择,只有放弃自己对于未来的希望。

“王彬,家里日子艰难,干脆把你给你大大(当地方言)?”王友仁夫妇试探着跟王彬说。

“你咋不把我哥给人?家里三个孩子为啥非要把我送人?”12岁的王彬想不通。少年的心里充满了愤懑、不平,充满了即将被父母“抛弃”的悲伤。

“你们养不起我,我自己养活我自己。”一气之下,王彬离家出走了。

王友仁夫妇俩又气又急又心疼,他们流着泪到处去找,逢人就问,一夜一夜地失眠。亲戚家里,同学家里,老师家里,凡是能想到的地方都找遍了,可还是没有王彬的身影。

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忽然有人敲门。王友仁出门一看,原来是王彬回来了。孩子变得又黑又瘦,身上的衣服都脏透了。王彬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皱皱巴巴的钞票,说:“我和同学去韩城摘花椒了,你们看,这是我挣到的100元钱。我能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了……你们别把我给人了,我挣钱给王娜看病,养活你们……”话未说完,一家人抱头痛哭。

虽然王彬百般地不愿意,可是为了两个残疾的孩子和自己的三弟,王友仁夫妇俩还是硬起心肠,让王彬到王友功家去生活。

倔强的孩子虽然知道父母是情不得已,但还是无法理解父母的抉择。在跟随叔叔王友功生活几年后,早早就辍学去了广东打工。这一去,便是杳无音信。

“人家娃娃过年都回来。我每年都站在村口等,等了一年又一年,也没见我王彬回来。”李景云提起过往的一切,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人家过年都全家团聚,只有我们家过年总是伤心流泪。”

即使将王彬过继给人,在王友仁和李景云的呵护下,王娜的生活也并没有好转。

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懂事的王娜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与众不同。由于先天性的严重缺陷,王娜不仅说话受限制,甚至连咬合、吞咽等动作也无法正常完成,而且经常受到同龄人的欺负。

“这是谁家的娃,是人还是啥?把人能吓死。咱们快回家。”在村里村外,经常会碰到牵着孩子的父母,防护躲避王娜丑容对自家孩子的惊嚇。这一切,深深地刺痛着王娜幼小的心灵。

“她不敢出门去玩,只要一出门,一会儿就哭着回来了,说人家孩子不跟她玩,打她,骂她。”每当王娜哭着回来,李景云所能做的,就是紧紧地抱着王娜,母女俩一起流眼泪。

“有一次我带王娜去黑池赶会,很多人围着我们,指着王娜说,这娃能吓死人,还带到会上来现丑。我气极了,大骂他们:我娃是个人,又不是怪物,咋就能吓死人?你们也不嫌娃恓惶。”王友仁提起这些陈年往事,就一肚子气。“很多人嫌我收养这个丑孩子,常在我跟前说闲话。只要我愿意,我老伴同意,我们不管别人说啥,再苦再难也要把这孩子养大。”

面貌丑陋残缺,王娜在上学的第一天,就哭着回家了,从此再也没有上学,也不敢出外见人。

王友仁夫妇没有想到,他们凭着最朴素的道德,最原始的善良,甚至舍弃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保护了王娜的生命,养育王娜长大,但却没有办法让她和常人家的孩子一样共同上学、共同生活、共享阳光。这一切,既是王娜的痛,也是养父母心中不能触及的痛。

这一晃,就是18年。

医者的拯救

18年中,贫穷的王友仁夫妇在努力解决温饱问题的同时,始终没有放弃给王娜治病的信念。他们下决心,要想尽一切办法把王娜的病治好,让她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自1996年起近10年的求医过程中,王友仁夫妇带着王娜先后走访了省内许多医院,可得到的答复都是“没有办法”。一次次的失望和打击,让王娜一家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后来,我们邻居家一个人在西安工作,建议我们去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看。”李景云说,这重新点燃了王娜家人的希望。

2006年春节刚过,王友仁夫妇带着好不容易凑起来的几千元钱,来到了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

接待他们的是口腔颌面整形外科主任刘彦普教授。

“王娜来我们医院的时候,围着一条大围巾,戴着一顶帽子,只能看见两只眼睛。当王娜母亲替她解开围巾时,我震惊了。可以说,我从未见过这么畸形的面容。”刘彦普教授回忆说。

行医多年积累的丰富经验告诉刘彦普,这个病例不仅国内没有见过,在世界上也是非常罕见,治疗的费用、难度和风险都相当高!看到王娜及其父母期盼甚至是祈求的眼神,刘彦普实在不忍心将这家人拒之门外。

王友仁问刘彦普教授:“这个病能治不?大概能花多少钱?”

刘彦普教授怕说出高昂的医疗费吓住了这一家人,于是善意地“欺骗”他们说,大概花一万元左右。

没想到,即使只是一万元,王友仁夫妇听了以后仍然吃了一惊,说:“我一辈子都挣不到一万元。等我们想办法凑齐了再做手术吧。”夫妇俩失望地带着王娜离开了。

当天晚上,刘彦普教授失眠了!王娜一家期盼的目光久久萦绕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第二天,刘彦普便将此事向医院作了详细汇报。

“接到刘彦普教授汇报后,我见到了王娜。她的情况实在太特殊了,是先天性双侧颧骨上颌骨缺失,这种病例可以说是世界首例。要做这个手术,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虽然我们都很同情她,但对做这个手术没有把握。因此,当时我并没有下决心。”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院长赵铱民坦言。

促使赵铱民院长改变决心的,正是他得知了王娜的身世。

“王娜第二次来医院的时候,一起来的有个村干部,不经意间告诉了我们王娜的身世,讲了王娜的母亲为了收养王娜,竟然将自己健康的亲生骨肉过继给他人,这不正是人间大爱吗!在目前道德滑坡的大环境下,竟然还有这样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坚守着道德和善良的精神高地,这不正是我们社会最需要弘扬的精神吗?”几乎在那一瞬间,赵铱民院长所有的犹豫、担心都被抛开了,他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救助王娜:“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的手术做好,为这个善良的母亲做点什么。”

考虑到王娜家的经济情况,经过专题会议研究,四医大口腔医院决定成立专门的医疗小组,负责王娜的治疗和康复,并免去治疗期间所有费用,号召全院医务人员为王娜捐款。

自此,王娜开始了在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历时近四年、分三期四步的手术治疗历程。全院7个科室与西京医院的2个科室共近20名在国内甚至在世界上都很有影响的专家教授参与了手术方案的制定和手术的实施。

2006年9月5日上午8时,王娜在母亲的轻声安慰中被推进了手术室,开始接受第一次手术。在手术室外的养母李景云陷入了焦急的等待中。她时而双手合十轻声祷告,时而趴在手术室门外焦急地张望,时而靠在门上轻轻拭去眼角里的泪水……中午1时许,经过近5个小时的手术,王娜第一期手术顺利完成。当手术室门推开的一瞬间,一直在外徘徊的养母李景云不顾一切冲了上去,看着被推出来的王娜,泪如雨下……

2007年4月18日,王娜在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接受了第二期手术。

2009年3月14日,颌面外科刘宝林教授、刘彦普主任带领何黎生教授、赵晋龙副教授等十余位专家精心为王娜实施了三期手术。

2010年5月17日上午,王娜的最后一次手术由院长赵铱民主刀,他用了40分钟时间,亲手为王娜装上了6颗整齐洁白的义齿。

“假牙装上后,我们准备了几块饼干让王娜吃。可意想不到的是,饼干放到王娜的嘴里,她并不咀嚼。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哪里出错了?难道手术失败了?”赵铱民院长非常紧张。忽然,他反应过来了:不是手术失败了,而是王娜根本就不会咀嚼,因为她从出生以来就没有体验过咀嚼这一动作。

赵铱民赶紧托着王娜的下巴,给她示意上下牙咬合的过程。经过20多分钟的训练,王娜终于开始了她来到人世间22年的第一次咀嚼。

她开心地对赵铱民说:“赵叔叔,我能吃东西了。”说着说着,眼泪夺眶而出。这是22岁的王娜平生里第一次用自己的牙齿咀嚼可口的食物!

王娜幸福地哭了!养父母王友仁李景云夫妇也哭了!院长赵铱民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我最高兴的不是克服了世界难题,而是让一个孩子获得了新生,有了重返社会的勇气。这是我们这个团队的社会责任,也是我们医德所系,使命所在。”赵铱民院长感慨地说。

美丽的感恩

自从媒体报道了王娜的手术情况及其身世背景后,很多人被王娜的不幸及其养父母的深情大义所感动。这对善良的老人,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报:

在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近20名专家教授以及所有的医护人员的努力下,王娜终于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社会各界以及省市县残联、妇联等相关部门都纷纷伸出热情的援手,为王娜捐款捐物;

合阳县委县政府也积极主动解决王娜家里的困难,为王娜和王军都申请了低保和残疾人保障金,还准备扶持王娜家里栽种红提葡萄,以帮助他们致富。

更让李景云高兴的是,10多年没有音信的二儿子王彬,在媒体上看到王娜手术成功的消息以后,把电话打到了病房,向久违的父母和妹妹致歉、问候。

当听说是二哥王彬的电话,王娜高兴地从病床上蹦起来,喊着:“让我接电话,让我接电话……”

曾经共度患难的岁月、彼此想念的一家人,在电波里相聚了。

2009年11月,王友仁突发脑溢血生病住院,远在广东的王彬赶紧给父亲寄回来5000元钱。对王友仁和李景云夫妇来说,这不是钱,是儿子关怀和体谅的一份心。他终于理解了父母当年的举动,也打开了久存心底的心结。

王娜手术成功后,四医大口腔医院还聘请王娜在医院药剂科工作了半年多,由于身体还需要休养,新生的王娜回到了久违的家乡。

“再也不怕见人了。”王娜一回到村上,特别喜欢到人多的地方去,谁家有红白大事,她都主动去帮人干活,能得到人们的认可、接纳,能作为正常人融入到正常人群中间,王娜感慨地说,这是她最大的幸福。

自从回到家乡,不少人上门为漂亮的王娜提亲,有些对象条件非常好。李景云就诚恳地征求王娜的意见,王娜坚决地说:“我不出嫁。我永远也不离开收养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这个家,要不然你们老了谁来管?我大哥又不会说话,他那么可怜,也没有人愿意嫁给他。我将来要照顾你们。”

这个习惯了在生活中卑微地活着,习惯了被别人指点、低着头走路的朴实孩子,从手术成功的那一刻,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报恩。

经过几天几夜的慎重思考,王娜做出了一个令所有的人都很意外的决定:“我要嫁给大哥。只有这样,我才能更好地照顾父母和大哥。这么多年来,你们为我付出的太多了……”王娜流着泪从心底说出了她的感恩抉择。

“从内心来讲,我也舍不得我娃离开我。她离开我,走到哪里我都不放心。”李景云慈爱地看着王娜,这个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已经成为她生命中不可分离的一部分,谁离开谁都是无法抑制的心痛。

而且,村干部说,王娜手术前就看上大哥王军,但聋哑大哥只知一日三餐照顾她喂饭,却害怕她的脸。王娜也为此难过忧伤。手术后,漂亮的王娜很自信地向王军求婚,王军也心悦地接受了一家人含辛茹苦养育大的苦妹妹。

2011年11月,王娜开开心心地嫁给了王军。在新房的大红喜字下,一家五口人留下了一张幸福的全家福。

“2012年的春节,我们全家团圆了。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四医大口腔医院,感谢社会所有的好心人,是你们让我们这个破碎的家终于团圆了。”李景云感慨万千。

正如四医大口腔医院赵铱民院长所言:“王娜的事例不仅仅是医学上的典范。围绕着王娜的很多感人故事,从王友仁、李景云夫妇的无私收养,到四医大口腔医院的全力诊治,再到全社会伸出援手,最后王娜手术成功回报父母家庭,每一个环节无不闪现着人性的光辉,映照出道德的光芒,更成为社会道德的典范。”

五家渠产品设计

深圳工业设计

曲靖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