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雨伞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谈24年索赔路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0:02 阅读: 来源:雨伞厂家

1941年1月25日,侵华日军在河北丰润县潘家峪村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全村1400多村民中,有1230人惨死在日军手下。今年7月13日,惨案中部分幸存者和潘家峪村民委员会代表来到北京,正式委托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对日本提起索赔诉讼,要求日本政府赔偿人民币60亿元。

在纪念馆中,陈列着当年的老照片。

童增,1982年四川大学毕业,北京大学法律系研究生。1990年撰写《中国要求日本受害赔偿刻不容缓》万言书,随后掀起国内民间对日索赔浪潮。24年间一直奔走于民间对日索赔的诉讼之路上,被誉为民间对日索赔奠基人。

潘守三回到潘家大院内,回忆往事几度哽咽。

潘家峪遗址(网络截图)。

前天,京华时报记者对话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详解中国民间对日索赔24年的发展之路。

现在二战受害者活着的已经不多了,可以说民周对H崇赌是中华民族要求H本谢罪赌偿的最后—个历史机遇,这个机遇我们应该珍惜。

随着国内环境的宽松,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前景渐明朗。

1

对日诉讼近30起基本败诉

京华时报:因何机缘,您开始关注民间对日索赔?

童增:1990年4月,我偶然看到媒体报道的一则消息“东欧各国重提战争赔偿要求”,很受启发,我觉得我们也可对日本提出赔偿。

我到北京图书馆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发现了很多战争期间日本的罪行。我当时写了一个对日索赔的万言书,但当时没有媒体愿意发表。

1991年我把万言书递交给人大代表,没想到很多代表表示认同,还提了议案。媒体随之跟进,有了社会反响。很多受害人就来找我,我才意识到,日本侵华战争对中国造成的灾难是非常深重的。我就想帮他们做点什么,没想到一做就到了现在。

京华时报:那时主要是以什么形式开展活动?

童增:那时只是动员大家将索赔信寄到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单方面要求对方进行赔偿,但日本政府不予理睬,没什么进展。

这种情况一直到1994年才有转机。当时有日本的律师找到我,说希望代理中国受害者在日本起诉日本政府和日本企业的案件。于是我们委托他们在日本打官司,从1995年开始一直到2007年,日本200多名律师自己筹款帮中国人打官司,还有10万日本人签名支持我们,在日本闹得沸沸扬扬。

京华时报:索赔情况如何?

童增:这些年我们在日本提起了近30起诉讼,基本都是败诉,无一人拿到赔偿。今年重庆大轰炸受害者的起诉案会在日本宣判,根据经验也会败诉。

2

不索赔就是纵容于国不利

京华时报:对日索赔为什么这么难?

童增:日方理由主要是说中国政府已经放弃战争赔偿,包含个人赔偿。2007年,日本最高法院首次回应对日索赔诉讼案,认为根据《中日联合声明》第五条,中国人的个人索赔权已然放弃,在法律层面上,原告没有理由提出诉讼请求。但日本的这种说法肯定是站不住脚的,中国从未放弃个人赔偿。

中国政府在任何场合都没有宣布予以放弃。上世纪90年代,中国多位领导人对此已多次阐明立场。

2007年,当时的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也指出:“日本最高法院就《声明》做出的解释是非法的、无效的”。

京华时报:屡败屡诉,坚持的意义何在?

童增:我们越是友好、忍让,越是助长了日本右翼势力的嚣张气焰。日方也趁机开始美化战争,扭曲历史。

暴行不提起到法庭,不要求日本索赔,那我们就是纵容日本篡改历史、不承担责任,对整个国家都是不利的。我们的起诉,一方面能够帮日本恢复记忆,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胜诉,也会为二战遗留问题提供一个解决方案,也算对国际尽了一个义务。

受害人是拿着法律的武器到法院去申诉,从长远来看,这个中日之间的障碍(指对日索赔)解决了,会更有利于双方友好。

3

在中国提起诉讼有法可依

京华时报:潘家峪惨案的受害者,此时提起诉讼有何意义?

童增:这应是一个标志性事件,可以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里程碑式的发展,因为过去我们都是劳工、慰安妇之类的个案,而潘家峪案有1000多名受害者,现在幸存者们集体起诉日本,这是首次。

京华时报:潘家峪对日索赔诉讼在国内起诉,您预期如何?

童增:日本政府在对待侵华历史上不道歉、不赔偿、不认账的态度,使中国民间对日索赔在日本法庭上很难获得公正的判决。而且诉讼在日本开庭,受害人过去非常不方便。

在国内提起对日索赔诉讼,实际上从2005年我们就已经开始有所倡导。今年3月18日,二战掳日中国劳工及遗属状告日本企业一案已经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这也是中国法院首次受理掳日劳工诉日企案。这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路上的重要转折点。

战争罪是反人类的罪行,根据国际法,我们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起诉。应该说,在国内提起索赔诉讼是完全可行的,也有国际法可依。

在索赔方面,不论是政府索赔还是民间索赔,有很多国际范例。比如韩国当时也放弃了各种战争赔偿,但现在有受害者在韩国国内提起诉讼,韩国高等法院已经判胜诉了。

不过,这对于我国的法院来说,可能仍是一个新的课题。

咸宁职业装定制

南宫定制职业装

北安西装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