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雨伞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克鲁格曼的争议性跳槽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23:16:20 阅读: 来源:雨伞厂家

克鲁格曼的“争议性”跳槽

当一位平日号召“劫富济贫”、减轻社会收入不平等的诺奖得主,面对一份20多万美元年薪、几乎没有任何职责的工作邀请时,他会作何选择?

他选择了悄悄地接受。

本月起,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保罗·罗宾·克鲁格曼正式成为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院卢森堡收入研究中心的杰出学者。

照理说,卢森堡收入研究中心引入这样一位资深经济学家,应该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才对,但事实上,一切却是静悄悄的。《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该中心网站上没有看到任何关于克鲁格曼上任的新闻,研究中心成员名单中也没有他的名字。

一切都那么低调,这背后当然是有原因的。

因为“杰出学者”的头衔只是一个开端,明年夏天,克鲁格曼将以退休的方式辞去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的职务,而成为纽约城市大学经济系博士项目的教授。年薪22.5万美元,并且第一年不用教授任何课程,只需做一些收入不平等方面的研究和参加少量公共活动。

克鲁格曼和他的第二任妻子现居住于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的一幢占地2英亩的花园别墅里,估价为160万美元左右。

而克鲁格曼正是呼吁减少社会收入不平等的先锋,他一贯的经济学观点就是“均贫富”。

“三顾茅庐”

其实,请到这样一位学术界大腕,纽约城市大学并不容易。尽管克鲁格曼在今年2月份才宣布加入纽约城市大学,然而双方在一年前就已经开始沟通了。

根据美国法律,美国政府或公立机构有义务公开所有的资料。根据纽约城市大学公开的资料,过去一年内与克鲁格曼的通信可以看出,纽约城市大学的教授们对克鲁格曼充满了敬佩和仰慕。

去年6月13日,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和社会学研究生院教授、卢森堡收入研究中心主管詹尼特·高涅克(Janet C. Gornick)就开始“一顾茅庐”。

“您是否可以在百忙之中抽空和我们一起吃顿午饭?讨论一下加入鄙校的可能性(在最宽松的时间内),当然这是保密的。”

最后,午餐在去年9月9日举行。虽然谈话内容不得而知,但从之后的信件可以推测出,当时克鲁格曼似乎被说动了,但并没有立即表态。

到了今年2月8日,高涅克再次写信给克鲁格曼,询问考虑结果。

“我们曾决定今年春天继续讨论上次的话题,时间快要接近了。我相信您对于加入我们,仍有无数不确定性,但我希望您能知道:鄙校将非常高兴地为您提供一个家,无论是始于2015年,还是2016年,或者是任何时候。”

这一次,克鲁格曼真的被打动了。

临门一脚则是2月11日发出的讨论薪酬和工作量的邮件,这让克鲁格曼非常感动。

“非常感谢贵校提供这份工作,我承认我看了好几遍来确认,这真是太慷慨了。我最大的担忧是时间,不是钱。”克鲁格曼在回信中写道。

2月12日,克鲁格曼接受这份工作,答应在明年出任纽约城市大学教授一职。2月17日以邮件的形式非正式地接受了这个职位。而纽约城市大学经济学院的执行董事会在2月27日批准了这一任命。

根据协议,克鲁格曼将不必在2015~2016学年教学,直到后一年才须每学期教一门研究讨论课。

重心转移

中国人如果知道纽约城市大学,往往是因为华裔历史学家唐德刚曾在该校任教。

从普林斯顿大学跳槽到名不见经传的纽约城市大学,似乎用收入的提高无法解释。根据公开信息,普林斯顿大学对自己的教授们也非常大方。

“离开普林斯顿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工作重心已经更多地转向公共政策领域。”克鲁格曼解释称,该决定也受到工作地点和卢森堡收入研究中心是有关收入不平等研究最重要的数据提供者等因素的影响。

克鲁格曼主要的研究领域包括国际贸易、国际金融、货币危机与汇率变化理论。他创建的新国际贸易理论,分析解释了收入增长和不完全竞争对国际贸易的影响,并于2008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自从获得诺贝尔奖之后,克鲁格曼在政治评论领域更加活跃。他几乎支持奥巴马提出的所有激进的改革。目前,克鲁格曼是奥巴马强推大幅提高联邦最低工资的重要旗手。他一直利用各种场合抨击前总统小布什的减税政策,认为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下富人和跨国公司得利,对全社会没有益处。相反,他对提高低收入者的工资则不遗余力。可以预见在卢森堡收入研究中心他可以找到更多的数据来支持他的观点。

高涅克表示:“我们的学生将会从他的教学中获益良多。克鲁格曼对经济不平等的兴趣与卢森堡收入研究中心一直在做的工作非常相关。”她同时指出,克鲁格曼最近几年发表的有关收入不平等和再分配的研究中经常提到卢森堡收入研究中心的数据。

备受争议

根据普林斯顿大学的记录,克鲁格曼在过去的3年里每年任教两门课程,都在春季学期教学,没有在秋季学期上课的记录。

克鲁格曼曾在今年2月告诉《每日普林斯顿人报》,他已经承诺出去的时间太多了,要寻找方法来简化自己的生活。

曾经选修克鲁格曼执教的经济学101课程的大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当时选修他的课程主要是为了一睹诺贝尔奖得主的风采,获得与知名教授的互动机会。

“但他的讲课远没有他的专栏精彩。有些时候你可以发现他没有为这堂课准备过,不记得上次讲到哪里,也不清楚这次该讲什么。”大卫说。

而克鲁格曼在接受新工作的同时也受到了无数的批评。

新的工作除了大大地减少了克鲁格曼必须承诺的工作时间外,年薪22.5万美元的工资待遇也非常优厚。克鲁格曼本人在回复聘用信时也写道:“我承认我看了好几遍来确认,这真是太慷慨了。”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得的记录,纽约城市大学给正教授的工资最高为年薪11.6万美元,而客座教授为一学期3000美元。当然杰出教授的工资比一般的教授要高一些。

“克鲁格曼的工资比其他的杰出学者高大约7.5万,而且他还几乎不需要做任何事情,这纯粹就是卖自己的名气。”纽约城市大学毕业的专栏作家霍夫(James Hoff)表示。

纽约城市大学这样的公立学校,资金主要来源于捐款和学生的学费。“这就是用捐款人和学生的钱付给克鲁格曼,利用他的名气再吸引更多的捐款和学生,这对学校的建设和学生的学业都有害无益。”霍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我要是克鲁格曼,就把工资的一部分捐出来设立奖金帮助贫困学生。这既避免别人的批评,也实践减轻贫富差距的理念。”

重庆园林绿化苗

广州扫路车厂家

福州响板

福建加工饲料设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