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伞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雨伞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十年三度高考三度考研

发布时间:2020-07-13 19:20:12 阅读: 来源:雨伞厂家

黛眉朱唇,校园中的仝正国抱着书,在阳光下显得年轻。尽管年近古稀,但她仍憧憬更多的未来。

仝正国走在学生中间,感觉自己和他们一样年轻。即便得不到所有人的理解,这条路她也要坚持走下去。

因为自己考研的事,65岁的仝正国与40年交情的几个老姐们儿差点吵起来。上周,朋友张学英打电话叫仝正国到家里打麻将。精气神十足的仝正国早早就来到张学英家,她上身穿着蓝底白花的呢子大衣,下身是短裙、裤袜,足蹬长筒马靴,还化了淡妆,新烫的头发拢到一边。朋友们早就习惯了仝正国这样的打扮,40年来,她是她们眼里的“少年儿童”。有个朋友等了半天也不来,三缺一。等的间隙,仝正国随手掏出一个小本,开始背政治题。张学英回忆说,当时她和另外一个朋友惊呆了。对于仝正国考研的事儿,几个老姐们儿都不理解:“二姐(仝正国在家排行老二),你看你浑身是病,拼命考那些本啊、证啊,有嘛用啊?等哪天你累趴下,走了,都给你装那小盒里?”仝正国气呼呼地,眼看要发作,张学英赶紧打圆场:“二姐的境界,咱们比不了,那是二姐的梦想。”话虽这么说,但其实在内心深处,张学英也不理解仝正国:她这不是神经病嘛!但仝正国一直在坚持。上学,是她的追求。

信心不足“我每年都差三四十分”

仝正国家在天津,今年65岁。从她身上的标签看,她和其他同龄人并没有太大区别——退休老太,儿孙满堂。但仝正国性格倔犟是出了名的。关于她考研的事,老姐妹们谁也劝不动。大家之所以劝她,是因为知道她身体不好。仝正国有先天性心脏病,血压高,甲状腺还有毛病,每天光吃药就好几种。“你别看她精神这么好,她那是外强中干。”张学英叹了口气说。就是拖着这样的身体,现在仝正国每天晚上仍坚持学习到凌晨三四点,朋友们都说她不要命了。她今年报考了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微博]教育学专业。还有一个月就要考试了,仝正国说时间紧迫,现在每天九点钟左右起床,“先做会儿数学题提提神。”“教育学又不考数学,你做数学题干嘛?”“我一做数学题就精神,另外我周六日还带着仨孩子,辅导他们数理化,教他们之前我先得把习题都做会了啊。”仝正国答。中午,仝正国要午休一会儿,下午看专业课,晚上专攻最令她头疼的英语。今年已经是她第三次考研了,对于能不能考上,她没有一点信心。“这我哪儿知道啊,反正我每年都差三四十分。”

10岁年少轻狂

“我是上清华[微博]啊?还是上北大呀?”与现在的不自信相反,小时候的仝正国可不是这样。“我那时候成天在想,我是上清华呢,还是上北大呀?”她笑着回忆说。仝正国确实有这么想的资本。1948年,她出生在天津塘沽一个书香门第家庭。仝正国的母亲上过学堂,舅舅和姨是大学生,父亲也上过学,后来在学校当会计。仝正国的母亲爱看书,家里有好多书。仝正国说她是受母亲影响。她四岁的时候开始学习认字,动力是看“小人书”。那时候父母都忙,也没人教她认字,仝正国跟比她大几岁的小学生玩,人家在院子里写作业,她就坐在一边看他们的识字课本,就这样学会了汉语拼音。后来,仝正国开始看父母的书。“小学快毕业的时候,我已经看完了鲁迅全集。”仝正国说,上小学时,老师上课讲几分钟她就明白了。1962年,仝正国上了初中,她各科成绩都是班里第一,就连语文都能上90分,“当时学校没人语文能上90。”

17岁无奈弃学

“上不了学就上班呗”那时,仝正国对未来有着无限美好的憧憬。后来,仝正国发现她可能哪儿也去不了——上初二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上不了高中了。上世纪60年代,仝家被划入“黑五类”。从1964年开始,仝正国就不断听说有人因为出身问题上不了学。所以,1965年,当仝正国初中毕业,老师告诉她不能再上学时,她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上不了学就上班呗,那能咋办?”仝正国回忆说,当时班里因为出身问题不能再上学的人有十来个。“我们那时候上学就靠出身,出身好,嘛也不是也有学上,哪像现在这么公平啊,只看你分数。”仝正国说。在家休息了几个月后,仝正国被分配到天津电子仪器厂,后来一步一步做到助理工程师。这期间,仝正国结婚、生子,但她始终没有忘记上学的梦想。

41岁大专毕业

抓住一切机会学习仝正国上班后,每年厂里推荐工人上大学时,她都很羡慕,但因为出身问题,连问也不敢问。到了1977年,文革结束,高考(微博)制度恢复。当时仝正国以为只有高中毕业生才能参加考试,又担心自己的出身,就没敢报名。后来,仝正国才知道,她那些下乡的初中同学好多都参加考试了。第二年,仝正国已经过了参加高考的年龄。这次机会就这么失之交臂,仝正国一度以为自己再也没有上大学的机会了。但她还是抓住一切能学习的机会学习,工厂里、社会上组织的各种培训讲座,她都去听。当时她的孩子还小,她就把儿子交给母亲照看。“以至于现在我儿子还说,从我记事起,我妈就在上学。”1983年,高自考恢复,仝正国马上报名,并拿到了5个单科结业证。1985年,成人高考恢复,仝正国也以高分考中。1989年毕业,她拿到了大专文凭。身边人都认为她的求学之路要到此为止了,甚至仝正国自己都这么认为。拿到大专学历之后,她工作之余就开始打麻将。后来,儿子成家立业,她也退休了。

55岁走进高中,班里来了仝奶奶

日子过得很悠闲,但仝正国总感觉缺点什么,至于缺什么,她也说不清。直到2003年,仝正国在报纸上看到南京医学院录取了一个72岁的老人,她才知道,从2001年开始,国家已经放开了对高考年龄的限制。“我要上高中,考大学。”此时沉寂已久的大学梦想又一次在她心里升腾起来。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家人时,儿子第一个反对,说她神经病。但仝正国说,这不是为了征求意见,而是告知,“我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紧接着,她开始联系学校,她首先想到了自己的母校塘沽一中。“我这个年纪了,别的学校肯定不要。”就这样,走了个后门,仝正国进入塘沽一中,从高一上起。“我到学校后,班主任领我去班里,他叫我在门口先等一下,班主任先进的屋,给同学们介绍了一下,说咱们班来了一个特殊的学生,然后就叫我进去了,大伙儿都挺欢迎都鼓掌,我感到挺激动的。”同学们都叫她仝奶奶,那年她55岁。 刚开始上课时,仝正国的历史、地理成绩最好,第一学期期中考试,她是全年级唯一一个历史选择题全对的人。期末考试,她的地理成绩是班里单科第一。仝正国说,这都归功于她之前自考时的基础。但她也有头疼的科目,一个是英语,另一个是数学。那时候,仝正国每天睡四个小时,专攻数学,英语便放弃了。后来,她悔之莫及,说放弃英语是她高中生活最大的失误。

58岁高考中榜

“别人可能为了学历,我是享受过程。”苦读三年之后,2006年高考,仝正国考了388分,超当年文科本科三批录取分数线3分,被昆明理工大学录取。2006年9月3日,仝正国被新华社和天津本地的媒体记者送到了大学。没想到,当天晚上,她就开始头晕、失眠,血压也开始升高。第二天校医为她检查身体,诊断为高原反应。接下来的日子里,仝正国的症状一直没有好转。“我在那根本没法学习,看书看不了,头疼得厉害。”仝正国说,开学11天后,她不得不向学校提出申请退学。从昆明回来后,张学英又劝仝正国:二姐,你看你大学也考上了,梦也圆了。都这么大岁数了,就别折腾了。仝正国心有不甘,“我向往的大学生活还没开始,怎么能放弃呢?别人上大学可能是为了拿学历,我是享受上学的过程。”仝正国决定复读,复读两年后,2008年,她考入河北联合大学轻工学院[微博]国贸专业。9月12日开学那天,仝正国又是在媒体的簇拥下入学。“两个小辫,然后运动鞋,百褶裙,上面是一个T恤衫。”室友李慧仍然记得仝正国当天的装扮。“一进来的时候我们都震惊了,你知道吗?就是简直太年轻了,不像是六十多岁的,我们看着就像四十多”,同学郭元也不敢相信,这就是传说中的仝奶奶。

62岁本科毕业 “河北省优秀大学毕业生”

刚上大学那会儿,像高中那样,仝正国仍然不敢穿得过于时尚。“后来我看到,大学女生连露背装都敢穿,我也就放开了,年轻人穿什么我穿什么。”由于生活方式与年轻人接近,很快,她便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她们一起去食堂打饭,一起逛批发市场淘便宜货,一起看偶像剧。相比于在大学生中更有市场的美剧、韩剧,仝奶奶的爱好比较小众,她更爱看泰剧,“韩剧节奏太慢了,一下就一百多集,那嘛时候能看完啊!”与年轻人一样,仝奶奶还追星。她喜欢泰剧《爱的迷迭香》里的女主角Pinky。为此,今年Pinky过生日邀请中国朋友,仝正国与10来个年轻粉丝一起追星追到了泰国。在玩的同时,仝正国的课程也没耽误。大学四年,她没有挂科,而且成绩在班里26名同学中一直在10名左右。毕业的时候,仝正国还获得河北省优秀大学毕业生称号。到此,仝正国仍不满足,她决定考研。仝正国考研没什么目的,她听同学说河北省内的学校好考,跟风报了河北大学,后来在考研报名的时候,听说国贸专业英语要求高,又临时换成了教育学。为什么是教育学?“好考。”第一年考研失败,第二年仝正国又报考了天津本地的天津师范大学,又差了几十分。今年她又换了个学校。

65岁三度考研

“我就是想上学啊”现在,家人对于仝正国考研的态度,不管不问。仝正国的爱人患了脑梗,现在卧病在床,家里有全职保姆照料。儿子工作忙,也顾不上她。除了复习考研,每周六日,仝正国还给三个上初三的孩子辅导功课。有一个朋友家的孩子免费,另外两个收费,3个小时200元。仝正国说,上学期期末考试,三个孩子的数学成绩都上了100分。“看到孩子们考好了,比我自己考好了还高兴呢。”而她自己正在上初三的孙女数学却没及格。“为什么不辅导自己的孙女呢?”“她姥姥说我不专业,人家有钱去请专业的呗,要让我辅导考成这样,她姥姥不定说我嘛呢?”仝正国把嘴一撇说。虽然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考试了,但仝正国并不拒绝媒体纷至沓来的采访。但她从不让记者去家里,都是约在外面或朋友家,而且也不愿意让记者采访她的家人。上个月,仝正国上了凤凰卫视的《鲁豫有约》。11月10日,仝正国与张学英及几个大学同学去北京录节目。当天晚上,在酒店的房间里,张学英一本正经地问仝正国:二姐啊,你说这十年,你上学吃了这么多苦,我们都不理解,你走到现在,肯定是有一种信念、一种力量在支撑着你,你给我说说,这种力量到底是什么?仝正国眨了眨眼,想了半天,最后说出一句:我就是想上学啊!

记者手记

仝正国是个异类。在年轻人中,别人觉得她年纪大,在老年人里,大家又觉得她年轻。她好像不属于任何一个群体,的确,为了年少时代的大学梦,像她这样55岁从高一上起,十年间,三度高考又三度考研的人,全国也没第二个。40年的好友张学英说,我不理解她,但是我服她。我相信,很难有人不为仝正国这么执着的精神所打动。十年来,仝正国屡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最近的一次,她第三次报名考研的新闻在微博上形成热点,被转发了几万次。她之所以被关注,是因为她做了每个人想做却没勇气和毅力去完成的事,就是去实现自己最初的梦想。绝大多数人最初的梦想,会被时间的河流冲刷殆尽,没有梦想的生活变得庸常不堪,关注仝正国,是为了唤醒我们内心的麻木。用一句很俗的话结尾,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河北青年报)

昆山工服定做

北海西服订做

陇南定制西服

相关阅读